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涯繁體小說 > 仙俠玄幻 > 葉楚月軒轅辰 > 第2558章 一葉乘風破萬浪,皓月當空照千世

-

第2558章一葉乘風破萬浪,皓月當空照千世

顏莯在黑暗裡匍匐了數萬年,葉楚月是她的光,是救贖她的良醫。

她剛長了舌頭,不善言辭,少年的字字句句,都是她的心聲。

少年此刻的憤然,是顏莯靈魂的樣子。

少年將她,說與天下人。

顏莯走到了楚月的身邊,先給薑君行個禮,方纔看向了楚南音。

“你的天材地寶,我不稀罕,富貴榮華,我不需要。”

她說:“大楚的公主,或許,你以為你高我一等,實則不然,我,並不需要你的賞賜,我隻求公道二字。”

顏莯目光堅毅,身姿筆挺。

她再也不是跪在女尊雕塑腳邊的罪犯。

她當站起來,用新生的一雙腿,為求人世間的公道正義而行萬裡之路。

顏莯過來的時候,帶來了一陣清風。

清涼如水,溫潤如風,驅散了少年的暴戾。

“請薑君替我宗弟子顏莯做主!”

許予來到了宗門廣場的至高處,拱手低頭,用儘全力地大喊出聲。

“請薑君為我宗弟子顏莯做主!”

十萬宗門弟子共同大喝。

在過去,這是絕無僅有的畫麵。

上界之尊的權威不容挑釁。

海神界的修行者,豈敢問責上界?

顏莯身穿鮮紅的嫁衣,襯得她明媚而又美麗,不再是過往的木訥和怨愁。

她紅著眼睛,淚珠從眼梢滑出,掉落在了雲中央。

薑君頭頂的旗幟飛揚。

默然稍許,她平淡道:“楚南音,罪業深重,褫之尊號,且永世不可再有尊號傍身。洪荒地界,若有人膽敢重新給楚南音封號,同罪論之。”

“楚雲城,教子無方,雷刑三百。”

“楚時修,未經查實,誤導白鶴洲,同褫封號,永世不可有。”

“楚世訣,無禮無儀,貿然動手,暗生殺心,雷刑五十。”

“白鶴洲鶴皇,心思歹毒,殺人鞭屍,縱是逃兵,也罪不至此,剝奪鶴皇職權,白鶴洲與鶴皇,一併交由顏莯處之。”

天地之間,隻響起薑君溫和卻不失威嚴的聲音。

諸多人,中、上兩界,竟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薑君冷眸掃向了大楚,“爾等,可有異議?”

不動刀劍,不展軍隊,就給人百萬雄師兵臨城下的鎮壓之感!

“吾等,叩謝薑君主!”

楚老爺子高聲道。

見楚南音欲言又止,便給了楚南音一個凶冷的眼神,楚南音這纔不情不願地跪下。

楚世訣還在原地不動,眼睛凶狠地望著楚月。

他知道,這個狠毒的人,就是明月。

他還記得,第一次從母親口中聽說楚明月的時候,便有想過,他若真有兩個妹妹的話,楚南音是從東方而來的似火驕陽,楚明月便是九天之皓月。

如今親眼所見,分外失望。

便暗下決心。

他楚世訣,就隻有一個妹妹,再無第二個!

薑君心如止水,平靜地看著桀驁不馴又野又邪的少年朗。

她問:“小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回薑君主,在下乃星雲宗弟子葉楚月。”

“一葉乘風破萬浪,明月當空照千世,好名字。”

少年聞言,驀地抬眸,詫異地望著薑君。

薑君所說,一字一句都是她的雄心壯誌,是她心之所向!

“你便是那個千星小天才?”薑君又問。

“是!葉某正是那個突破千星武神境打破武道規則還有點小帥的天才!”

少年拱手朗聲回道,其音之嘹亮,驚了滿天神佛,不少人便如卿重霄那般嘴巴張得可塞鵝蛋了。

饒是平淡如薑君,亦在某個瞬間,有那麼些許的呆滯,臉上細微的表情,忽然就凝固住了,旋即啞然失笑,“不僅天才,還很有趣,心有鴻鵠誌,不失少年氣,相信日後要不了多久,便能在上界的修行道上,看見小帥的身影了。”

“借君主吉言,但願葉某餘生乘風破浪,直奔天梯。”

楚月作揖道。

“嗯,繼續傳承吧。”

薑君再揮手,一陣溫暖如春柔軟似絲綢的風,便將少年和顏莯送回了星雲宗。

臨走前,少年路過七殺天的時候,朝著夜墨寒和兩個老頭兒,搖了搖扇,眨了眨一邊的眼睛。

登時,便見三臉呆滯,俱如石化。

宗門廣場。

鶴皇倉皇而來,跌跌撞撞,紅著眼睛去找尋顏莯的身影。

“阿莯......”

顏莯回頭看向他,心裡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鶴皇一步一步,走向了她。

“我錯了。”

他跪在地上,將一把刀遞給了顏暮,“我真的知道錯了,是我不該誤會你,誤會我們的感情。”

“我知道,你心裡還是有我的,對不對?”

鶴皇的聲音發顫到近乎在哀求,仰頭看向顏莯的眼睛裡,充滿了渴望期冀。

他盼回到從前初見時,春山如黛,訴說情意。

顏莯接過了刀,毫不猶豫地揮刀斬下。

第一刀,斬在鶴皇的左臂。

第二刀,是右臂。

“啊啊。”鶴皇痛吼。

第三四刀落下,鶴皇儼然失了雙腿。

“你斷我雙腿,我廢你四肢是應該的。”

“藍衡,孰是孰非,錯與不錯,不重要。”

“我的心裡從未有過你,隻是年少不知世上的天高地厚,錯以為是情愛罷了。”

“你不該來我麵前跪地認錯,你該嘗一嘗我吃過的苦,我走過的路。”

說罷,嘴角咧開了一抹笑,又道:“如若你是來祝福我和平生的新婚,我很歡迎。”

鶴皇麵色慘白,滿頭大汗,幾乎要暈厥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樂於助人的葉少宗主,立即給藍衡餵了個丹藥,還悄然用神農之力治癒著藍衡,叫藍衡保持著時刻的清醒,能夠清晰感知到四肢斷口處傳來的痛感。

楚月給了卿若水一個眼神。

卿若水便走上前去,囚著藍衡離開。

離開縱失四肢,痛意不減,卻還是乞求地看向顏莯。

“阿莯,你高興了嗎?”他虛弱地問。

若能高興,把他千刀萬剮卻又何妨?

而在藍衡被帶走的前一刻,隻看到顏莯雙手結印,洗滌蒸發了滿地的血泊,麵無表情地道:“肮臟的鮮血,不該玷汙了聖潔的宗門。”

那一刻,藍衡萬念俱灰,雙眼空洞,心裡的痛,精神的扭曲,比失去四肢還要痛上千千萬萬倍!

而在世人驚於顏莯之功德時,傳承亦在繼續,送到了海神界的各個角落!

像是千絲萬縷的風,去往四季,去往地北天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