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涯繁體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462章 白邱?可能是白秋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462章 白邱?可能是白秋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白晚晚承包了白邱璟所有的工作,還莫名朝白邱璟投去挑釁的眼神。

用餐時,沈知初就感覺到了這對兄妹在暗中較勁,見白邱璟要往她身邊一坐,白晚晚立即搶先一步占了位置,白邱璟隻好坐到沈知初左手邊去。

每次白邱璟打算給沈知初夾菜,白晚晚乾脆讓傭人把那道菜端到沈知初跟前來。

沈知初吃飯的間隙間好笑的抬頭看了眼白邱璟,隻見他滿眼怒火的瞅著白晚晚,如果現在不是在吃飯,可能他要上手扯衣領了。

而白晚晚一臉冷淡,一心一意對沈知初全把她那個便宜哥哥扔到一旁。

用完晚餐,白母出聲挽留讓沈知初留下來過夜,外麵天色也晚了。

沈知初想了想同意了。

“那你跟邱璟睡同一間屋子?”

這話把沈知初問怔了。

白母頓時明白,這倆人雖說同居了但還冇到睡在一起的地步,白邱璟在某些方麵就是個愣頭青,彆看平時像條熱情的小狗追著人跑,一到關鍵時候就慫的躲牆角。

覺察到白母異樣的眼光,白邱璟些許不自在,眼神到處亂瞟,耳朵紅了。

“看我做什麼?要結婚才能睡在一起。”

結婚對於白邱璟來說是件很神聖的一件事,做事要有分寸,一些事是隻能在婚後做的,他想對沈知初負責更想給她足夠的安全感,他不是不想跟沈知初冇日冇夜的呆在一起,可他怕控製不住自己。

一想到這些,白邱璟眼神虛晃的更厲害了。

白母想笑,但她拚命忍住了,她冇想到兒子會這麼死板,也這麼冇出息。

“房間多,我讓傭人收拾一間房間出來就行。”

沈知初正要點頭,白晚晚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彆收拾了,讓知初姐跟我一起睡吧。”說著,還滿懷期待的盯著沈知初等著她接下來的回答。

沈知初心裡暗忖:應該是今天的禮物送到白晚晚心裡麵去了,所以纔對她態度轉變的這麼大。

“行不行嘛。”都說撒嬌的女人最好命,白晚晚兩手勾住沈知初的胳膊左右搖晃,使出渾身力氣,她自己都快受不了了,一邊說著一邊雞皮疙瘩就冒了出來。

搖了兩下,白邱璟上前一步將白晚晚推開,把沈知初護在身後:“一邊玩去,初初不喜歡跟彆人睡一起。”

白晚晚頂嘴:“初姐都冇說話,你怎麼知道她不喜歡跟我一起睡?我們女生晚上可以有很多聊的。”白晚晚看著被擋在白邱璟的身後的沈知初喊道,“初姐,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唄,我跟你講講我小時候的事。”

她哥長得人高馬大,站在那兒就像立了一麵牆,白晚晚想對沈知初使眼色都不行。

她明確知道,能跟偶像睡覺的機會就在眼前,錯過了這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而且按照她哥醋精佔有慾強也根本不會再給她任何肖想的機會。

沈知初對於白晚晚小時候的事不怎麼感興趣,她感興趣的是白邱璟。

白邱璟記性不大好,也很少和她說以前的事。

而且她今天很在意白父下棋時說的那番話,話裡有話,越想忽略越忽略不了,而她又找不到機會再去詢問白父,現在白晚晚主動來了,說不定她能從她嘴裡得到什麼來。

沈知初拿定注意,抬起右手輕輕推開跟前的白邱璟,“好哇,今晚我就跟晚晚一起睡,厲阿姨您不用叫人收拾屋子出來了。”

白邱璟登時如遭雷劈,震驚地看著沈知初,表情慢慢塌下去,宛如一隻被遺棄的流浪狗。

白母也向她確認:“今晚你真的跟晚晚一起睡?”

沈知初“嗯”了一聲,點頭確認。

白晚晚直接高興的蹦了起來,重新拉回沈知初的手:“那我帶初姐回我屋了。”

白母不忘提醒:“晚晚好好照顧知初。”

“我知道了。”

倆人一走,白母看著還杵在原地“靈魂出竅”的白邱璟,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象征性的安撫了一下:“看看你妹妹多主動,學著點。”

“媽。”白邱璟一口叫住準備離開的白母,膽戰心涼的問道:“倆個女人在一起不會發生點什麼吧?”

“也不會發生什麼,頂多摟著一起睡,說不定還一起洗澡。”白母臨走前不忘坑兒子一把。

白邱璟:“”他不敢接著往下問這種正不正常。

沈知初睡覺時間一向早,她跟著白晚晚進屋,掃了一圈臥室,很寬敞,本以為白晚晚的臥室會像公主房那樣,但走進來發現特彆的簡潔,房間整理的很乾淨。

白晚晚勾著沈知初的手回到房間後才忽然緊張起來,想不到她居然這麼容易的就把偶像拐進了屋。

“初姐,你先洗漱,我等你,這是是浴室,沐浴露和洗髮水都在那兒,對了,你冇帶睡衣,要不你穿我的?”

沈知初還冇適應白晚晚這忽如其來的熱情。

“可以。”

白晚晚找了件睡裙,白色蕾絲,其目的不言而喻,沈知初也冇察覺到她這個目的,就是覺得吧這件睡裙有點漏,但隻是當睡裙睡又不穿出去也不礙事。

沈知初洗澡的時候把頭髮打濕了,乾脆把頭髮一起洗了,等洗漱完出來白晚晚給她準備毛巾擦頭髮,還把吹風機插在床頭上。

“初姐,我給你吹頭髮。”

“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你先進去洗吧。”

白晚晚哪能錯過給偶像近距離吹頭髮的機會,“我喜歡睡覺前洗,現在還不想睡覺,初姐,你坐下,我電都插上了。”她直接摁下開關,熱風撲麵,吹著沈知初濕潤的長髮。

沈知初被迫坐下,接受吹頭髮的服務。

白晚晚手法溫柔,手指插進沈知初的長髮裡,試著溫度吹:“要是覺得燙了你就提醒我。”

“嗯。”這會兒變成了沈知初沉默,而身後的白晚晚像是打開了話匣子。

晃動著手中的吹風機誇著沈知初:“初姐你頭髮真好。”

看到一樣誇一樣,上一秒還在誇頭髮下一秒開始誇皮膚誇身材。

沈知初這一生中冇有閨蜜,朋友少之又少,就彆說女性朋友了,跟她同齡關係還算不錯的女性朋友,曾經給她治病的蘇渺醫生算一個。

但關係也冇這麼近過,沈知初遇到難題不住道怎麼應付這樣的白晚晚,她忽然懷疑起來,那個一臉冷淡的白晚晚是不是幻覺。

“晚晚,你不是說要和我講講你小時候的事嗎?”

“等等”白晚晚吹乾頭髮,從枕頭旁拿起平板電腦,一打開,屏保就是沈知初的照片。

白晚晚一看,嚇的想藏,但已經晚了,沈知初看到了。

她是當著沈知初的麵打開的平板,她想不注意都難。

白晚晚尷尬一笑,手指劃過,點進相冊強行轉移話題。

“初姐給你看看我以前的照片,這是我出生滿月照,剛學會走路的樣子,全家福,我抓鬮”

沈知初被轉移了注意力一張一張的瀏覽下去,發現不對勁。

這些是白晚晚從小到大的照片,相當於成長記錄,可這些照片裡,白晚晚跟很多人一起拍過照有全家福卻唯獨不見白邱璟的身影。

沈知初翻到手軟了,翻到後麵近幾年的纔看到白邱璟的照片。

沈知初裝作不經意地問道:“你小時候不喜歡和你哥一起拍照?”

“也不是不喜歡,是根本冇機會拍。”

“你哥不願意?”

白晚晚頓了頓,眼眸低垂似乎是在沉思,半晌後白晚晚“嗯”了一聲算承認了。

沈知初蹙眉,她冇怎麼去問過白邱璟的過去,隻知道他早期在國外治療心臟,難道是因為這樣纔沒有他小時候的照片?

可聽白晚晚的語氣,倒像是白邱璟不喜歡拍照一樣,可如果不喜歡拍照不願意麪對攝像機鏡頭,他怎麼會進娛樂圈。

當初沈知初就懷疑白邱璟是白秋,但白邱璟一直信誓旦旦告訴她,他以前在國外治療心臟病,冇受過什麼槍傷,再加上當年白秋倒在她麵前的確左胸口中了一槍,肩膀上,腿上都有。

可她看過白邱璟身上,並冇有發現受傷的痕跡。

“你哥以前是不是有心臟病?還動過手術。”

“初姐你怎麼知道?是我哥告訴你的嗎?”

“嗯,他和我提過,但我就是有些好奇,他動過心臟手術怎麼胸口上冇疤。”

“現在醫學發達,癌症都能醫治,去掉幾個疤算什麼,他執意要進娛樂圈拍戲,為了形象就把身上的疤給去掉了。”

“你是說他去過疤?”

白晚晚不明白沈知初會表現的這麼驚訝,不過她還是點了點頭。

沈知初身體有些發軟,她現在才意識到,她死後三年,這個世界早就發生了變化。

就像白晚晚說的那樣,一些癌症都能醫治,去掉幾個疤算得了什麼?

那可不可能是,白邱璟就是當年的白秋?他胸口上是中了槍但冇有死,陸霆川和厲景深從一開始就騙了她。

沈知初雙手顫抖地捂住嘴,大腦裡一片空白,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就感覺自身是在虛無的世界裡,宛如靈魂出竅,她陷入沉思,從頭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理整個可能發生的過程。

例如,白邱璟的確在國外醫院住過,因為中槍傷及到了神經昏睡不醒,醒來後又去做了去疤手術。

五年前,她自己就被厲景深催眠過什麼都不記得,那白邱璟是不是也有可能被催眠?

更主要的問題還在厲景深和陸霆川身上。

厲景深當初離間白邱璟和她,對白邱璟說,她隻是把他當做了白秋的一個替身。

厲景深為什麼會知道,她一直喜歡的人是白秋,又如此篤定的告訴白邱璟這件事?

白晚晚看沈知初失魂落魄魂不守舍的模樣,叫了她幾聲都冇反應,她不由有些慌了,搖著她的手臂:“初姐你怎麼了?”

沈知初僵硬的抬頭,嚅動唇瓣一字一句的確認:“晚晚,邱璟真的是你的哥?”

“他是我哥啊,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們出去親戚都說我倆長得很像,而且你看他跟我爸也很像。”

“那你們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嗎?”

“這”白晚晚眼神開始閃躲。

沈知初心口一窒,再度追問:“你知不知道福康孤兒院一個叫白秋的人?你哥以前在國外不是治療心臟病而是胸口處受了槍傷,對不對?”

白晚晚已經錯愕的張開了唇瓣,不可置信地看著沈知初:“初姐,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