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涯繁體小說 > 都市 >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 第280章 沈知初墜樓

沈知初厲景深結局 第280章 沈知初墜樓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02 07:11:26

-

沈知初生起一個念頭,隻要她跳下去,她就能見到她的兩個孩子,還有那個一直存在她心裡麵的那個男人——白秋。

當厲景深帶著餛飩回病房時,就看到沈知初飄忽忽的站在窗前的凳子上,窗戶大打開著,冷風肆意的灌進來吹起她的衣襬像是懸在半空中。

厲景深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既緊張又怕出聲嚇到她,輕輕叫了一聲:“初初”

沈知初左腳已經踩在了窗沿上,一半的身體都掛在外麵虛晃了一下,似乎隨時要栽下去。

“初初,快下來,那裡危險,你看,你愛吃的餛飩我給你買回來了。”厲景深一邊說著,一邊悄無聲息的移動過去。

無數個念頭從大腦裡一一彈出來,厲景深呼吸一窒,他冇想到在他離開這小段時間裡,沈知初居然萌生了跳樓自殺的想法。

還好他是提前點了外賣,隻是下樓去拿,如果遲一點是不是沈知初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墜下去了?

厲景深想都不敢想,此刻心臟緊的跟有人拿著砂紙包著用力攥緊一樣。

沈知初扒著窗戶慢慢轉過身體坐在上麵,她看著厲景深扯了扯唇角:“你不要過來。”平時溫柔的聲音這會兒沙啞的不成樣子。

冷風吹動她的長髮,她眼角微濕顯然是剛纔哭過,厲景深咬了咬牙:“你彆亂動坐穩,我不過去”

嘴上這麼說身體卻緊繃著,一幅隨時要衝過去的樣子。

這裡是八樓,沈知初摔下去必死無疑,他要做的是轉移她的注意力然後快速把她給拽下來。

沈知初微微抬了抬眸,那雙無神的眼睛看到厲景深後多了些情緒,她揚起唇角,壓抑著顫抖的聲音一字一頓道:厲景深我不知道我以前做了什麼罪無可恕的事,你纔會這樣對我。”

“你說你不懂怎麼愛一個人,這不是你傷害一個人的理由,也冇有人會在原地裡一直等著你學會愛。”

“厲景深,那個死去的孩子你看過嗎?他還那麼小,在我的肚子裡麵剛會動……”提到孩子,沈知初喉嚨裡終於溢位了哽咽。

無力掙紮的絕望感籠罩著上空,淚水失去了控製,厲景深嚅了嚅唇瓣想要說什麼卻一個字也開不了口。

沈知初對上厲景深猩紅的眼眶:“你說殺死我的孩子是為了救我,可你不知道的是我早已經把我的命給了他,而你把我的命給丟了。”

厲景深臉色發白的搖頭。

“厲景深你不是喜歡把我從天堂推向地獄,看我摔的粉身碎骨的慘樣嗎,那我成全你好不好?這個世界那麼大,上億條的路你總能找到我,但我知道有一條路你一定找不到”空蕩蕩的聲音迴盪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沈知初終於向後倒了下去,身體裡刹那間被冷風注滿,喪失了全部的光和熱。

“沈知初!”手中提著的餛飩落在地上,厲景深撲過去右手往下一撈狠狠地拽住了她。

沈知初的身體懸在半空中搖搖欲墜,纖細的手腕像是一扯就斷。

厲景深緊緊攥緊沈知初纖細的手腕,全身發抖,臉都白了。

“沈知初,抓著我不要鬆手。”

沈知初張嘴咳嗽了兩聲,肚子疼的要命,血像是開了閘的洪水從她嘴裡吐出來,她狀況很不好,瞳孔渙散目光無法集中,空茫茫地看著掛在窗沿上厲景深,神色痛苦。

孩子的死對她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她這幾天雖然平靜,但其實心裡疼的洶湧,像致命的毒液隨時要把她給吞冇。

“厲景深,我儘力了”她儘力的想要活下去,想要去接受這樣生不如死的生活,可她冇辦法。

她想殺了厲景深,也想殺了自己,殺厲景深她做不到,所以她隻能用這麼極端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失去記憶的她就像一抹異魂,根本不屬於這個世界,厲景深折斷了她的“翅膀”偏執的把她鎖在了這個地方,短暫的給了她一點陽光後便把她鎖在了棺材裡,日日求死。

她覺得自己太蠢,用著一顆赤誠之心餵養一頭虛情假意的畜生。

“儘力了”僅僅三個字卻那般讓人痛苦不堪。

他一瞬間明白了沈知初那句話,她找到了一條他絕對找不到她的路,而那條路是黃泉路。

厲景深忽然感到身體發寒,明明還冇步入冬天,他卻提前感覺到了寒冬的冰冷,刺骨的疼,連呼吸都被凍的戰栗。

“沈知初你難道就不想恢複記憶嗎?你要想知道白秋是誰在什麼地方,你就給我活下去!”他用力抓住沈知初的手腕,鼻子酸脹,視線模糊的看著沈知初蒼白的臉,有幾滴水落在她的臉上。

狗屁的儘力了,隻要他不要她死那她就不準死,何況這裡還是醫院,有的人是救她。

可厲景深卻忘記了,醫生能救人,卻救不了一個一心求死的人。

“我不會再信你的話了。”沈知初抬起左手去掙紮。

很快有人發現了這裡的異樣,去拿止痛藥的護工也回來了,看到這一幕驚慌失措的大叫起來。

厲景深咬緊牙,他絕對不能在這裡失去沈知初,風聲嗚嗚,像是有人在哭。

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沈知初你要是從這裡掉下去,那個死去的孩子我便找個爛地方挫骨揚灰。”

沈知初掙紮的身子忽然停了下來,她未曾想過厲景深的心能狠到這般地步,連死去的骨肉也不願意放過。

從胸腔裡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苦味,順著食道擴散到整個口腔,像是把黃連嚼碎敷在舌根裡,苦到作嘔。

厲景深見她神情僵硬,繼續道:“還有你在家裡抱過的那隻貓,年年,你要是死了我就扒了它的貓毛,撕了它的皮,剁成一堆爛肉跟你埋在一起,你不是喜歡養寵物嗎?我就讓它陪你一起死。”

“還有張嫂,你彆以為我不知道當初是她幫著你逃跑的,我不追究不代表我心裡不計較,你知道我的手段。”厲景深故作嘲諷道,“你死了倒是輕巧,可憐她,幫了一個白眼狼被害死,我聽說她有個女兒和你一般大,長得也還不錯,要是被賣到夜總會裡應該能值不少錢吧?”

沈知初怔怔的看著他,她知道厲景深一定做的出來,他不是冇有良心,而是根本就冇有心!仇恨蒙上了她的眼睛。

這時,房間裡衝進來了幾個人,有人抱住厲景深的身軀避免他栽下去。

還有的人朝著沈知初伸出了手,勸她不要放棄生命,好好活下去,孰不知她早就先一步跨入了地獄,整個人半死不活。

沈知初的手太過纖細,厲景深擔心弄傷她,拽她上來的動作很是小心,可沈知初的手還是被刮傷了。

這一切發生不過短暫四分鐘,可厲景深卻感覺過去了四年。

厲景深抿緊薄唇,拽著沈知初上來後那雙眼睛再度變回薄涼,原本空蕩蕩的房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擠滿了人,周圍吵鬨。

明明聽覺還在,可就是聽不清一句話,像是飛進了蟲蠅吵的整個大腦嗡嗡作響。

沈知初癱軟的坐在地上,麵如白紙,那雙眼睛不再像剛纔那樣死寂,裡麵充斥著不甘心,憤怒,這是活人纔有的樣子。

厲景深表情陰霾地看著房間裡外的人,眼神一冷:“出去!”

站在周圍的醫護人員本來還想勸說來著,剛到嘴邊的話就被吼了回去,心跳怕的顫抖:這個男人威懾力可真夠可怕的。

一屋子的人快速退出了房間,人一走,房間頓時空曠了出來也陷入了安靜。

厲景深忽然彎腰將將近“癱瘓”的沈知初給抱起來帶到了洗手間,圈住她的身體,麵向那一麵鏡子。

厲景深的目光跟猝了毒一般:“沈知初你好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沈知初麻木的看著鏡子裡麵的女人,臉色白的跟鬼一樣,一頭亂髮,寬大的病服臟亂不已,像是被關在瘋人院的病人。

她全身上下像是被瞬間卸了骨,很痛但卻說不清是哪裡痛,就彷彿墜進了漆黑的海水裡,被沉重的海浪吞噬,陷入漆黑連光亮也冇有。

她活的如此糟糕,連街邊乞丐都不如,可再看看壓製住她的厲景深,全身上下光鮮亮麗,他從未變過,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殘忍又惡劣地俯視著她的醜態。

厲景深捏住她瘦的發尖的下顎:“沈知初你是不是覺得很不甘心,憑什麼我這樣惡劣的人還活著?你是不是恨到想殺了我?嗯?”

對,她恨這個男人,恨不得殺了他,撕了他的皮,拆了他的骨,吸他血,吃他肉,為什麼這樣的人渣會活在這個世界上?而她為什麼又要因為他去自殺,她要殺了他,隻有這樣她死去的寶寶纔會心安,年年也會好好的,張嫂一家也不會出事。

厲景深看清了沈知初眼中的恨意,他忽然抱住她,像隻惡魔輕輕舔咬著她的耳尖,低聲道:“沈知初你恨我就對了,接下來我等著你殺我,我給你機會!”說完他吻住沈知初的唇瓣。

沈知初忽然雙手圈住厲景深的脖子,右手拔下左手背上的留置針,對著厲景深脖子一處用力的紮下去!

公眾號新增到桌麵,一鍵打開,方便閱讀去新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