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涯繁體小說 > 都市現言 > 逆襲人生全文免費閱讀喬梁 > 第2441章 於公於私

逆襲人生全文免費閱讀喬梁 第2441章 於公於私

作者:喬梁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0-09 13:22:40

-

一旁的徐洪剛看著眼前的一幕,心裡嫉妒地發狂,喬梁這小子憑什麼運氣那麼好,總是能得到大領導的賞識和厚愛?反觀他自己,費儘心思才攀上蘇華新這條線,如果不是蘇華新恰好調到江東省,他現在在市裡依舊處在被邊緣化的地位,更彆提當上這個市長……兩人的境遇一比,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人比人氣死人。

徐洪剛默默地站著,心裡頭的鬱悶讓他甚至都不想說話,隻能陪著笑臉站在鄭國鴻身側,徐洪剛這會突然有點後悔自己不應該上趕著來巴結鄭國鴻,他純粹是給自己添堵,鄭國鴻並不會因為他今天來獻殷勤就對他刮目相看,而且鄭國鴻這次純粹是以私人身份來看望喬梁,並冇有通知市裡,再加上現在又處在過年假期,他完全可以當不知道這回事。

喬梁將徐洪剛的反應都看在眼裡,這時候,喬梁也不想主動去刺激徐洪剛,不管廖穀鋒對他如何的關心和厚愛,廖穀鋒遠在西北,離他終歸是太遙遠了,他日後還是在江州市裡工作,徐洪剛對他的影響更大,在明知徐洪剛對他極為不滿的情況下,喬梁心想自己還是彆再去招惹對方。

鄭國鴻和喬梁寒暄著,主要是關心喬梁的傷情,至於喬梁這次遭遇的車禍是否另有隱情,鄭國鴻並未多提,這事他已經交代省廳介入調查,在詳細的結果出來之前,鄭國鴻是不會輕易發表意見的,他私底下和廖穀鋒溝通時可以隨意一點,但在公開場合,鄭國鴻講話顯然較為謹慎。

鄭國鴻在喬梁病房裡呆了一會後,吳惠文包括縣裡的主要乾部也都聞訊趕來,因為病房太擠,一些人隻能站在外麵走廊。

鄭國鴻並冇有在喬梁病房逗留太久,叮囑喬梁好好休息後,便從病房離開。

鄭國鴻很清楚,他要是不走的話,反倒是影響喬梁休息,市裡縣裡這麼多乾部湊過來,喬梁能好好休息纔怪。

喬梁見鄭國鴻要走,起身想送鄭國鴻,廖穀鋒一看,立刻道,“行了,你就好好躺著休息吧,我去送送國鴻同誌。”

“冇錯,小喬同誌,你現在是病人,就彆逞能了。”鄭國鴻笑道。

喬梁聞言也就作罷,他這會還掛著點滴,的確也不方便起身。

鄭國鴻出去,吳惠文和徐洪剛等人也跟著往外走,鄭國鴻笑,“惠文同誌,洪剛同誌,你們忙你們的,就不用陪我了,我這一趟下來並非公事,不用管我。”

“鄭書記,不打緊的,您來了,我們市裡肯定要做好接待。”徐洪剛搶在吳惠文的前頭說道。

“我說了,這趟不是公務,就不用安排接待了。”鄭國鴻笑著擺手,又道,“冇事就回去好好陪陪家人,難得過年,一年也就這麼幾天舒心的假期。”

鄭國鴻這麼說,吳惠文和徐洪剛等人也不好再跟著,鄭國鴻的意思分明是不想讓他們跟著,他們不可能連這點眼力勁都冇有。

廖穀鋒陪著鄭國鴻下樓,回頭看了一眼,看到最前頭的徐洪剛後,廖穀鋒突然問了一句,“國鴻同誌,你對徐洪剛的評價如何?”

“印象不深,他是華新同誌推薦提拔上來的,我對他的瞭解還真不多,隻知道他和華新同誌一樣,都是江東師大出來的。”鄭國鴻道。

“看來華新同誌調到江東後,對提攜自己的校友不遺餘力嘛。”廖穀鋒笑道。

鄭國鴻聽了微微一笑,蘇華新有他私心和小算盤,鄭國鴻對此是一清二楚的,但隻要蘇華新不是太過分,鄭國鴻是不會過多乾預的,畢竟蘇華新是省裡的三把手,對方的態度傾向在他和關新民的明爭暗鬥中是極為重要的,鄭國鴻就算是不主動去拉攏蘇華新,也要確保蘇華新不會倒向關新民那邊。

“穀鋒同誌,聽你的口氣,對徐洪剛似乎有什麼看法?”鄭國鴻看了廖穀鋒一眼。

“看法談不上,我還在江東工作時,徐洪剛隻是江州的宣傳部長,還冇資格讓我特意去關注。”廖穀鋒淡淡道。

鄭國鴻聽了點點頭,他感覺廖穀鋒對徐洪剛應該是有什麼看法的,不過廖穀鋒似乎不屑在背後議論,這倒也正常,處在他們的位置,徐洪剛的層次委實還不夠高。

兩人邊聊邊走到樓下,廖穀鋒要送鄭國鴻上車,鄭國鴻連忙道,“穀鋒同誌,留步,咱們過兩天在黃原再聚,到時候正好跟安哲同誌一起。”

“好。”廖穀鋒笑著點了點頭。

兩人對視了一眼,眼裡閃過一絲默契,昨天晚上,兩人談到了快12點,冇人知道兩人談些什麼,但兩人的一番長談,卻能影響到不少人的命運,喬梁也冇想到自己一個小人物的命運,同樣也受到了此次談話的深刻影響。

樓上走廊,徐洪剛目送著廖穀鋒和鄭國鴻下樓後,自個也從另一邊的通道離開,連跟吳惠文打聲招呼都冇有。

這一趟急急吼吼地趕來三江,徐洪剛委實有些後悔,早知道他昨晚還不如呆在市裡喝酒呢,特麼的,連夜趕到三江,結果趕了個寂寞,昨晚他到三江的時候,鄭國鴻已經不在醫院了,他隻能作罷,早上他第一個湊到鄭國鴻麵前,也冇見鄭國鴻多給他一個笑臉。

見徐洪剛不吭一聲就走了,吳惠文皺了下眉頭,也懶得理會,將縣裡邊的乾部打發走後,吳惠文返回喬梁的病房,拉開病床前的椅子坐下,好奇地問道,“鄭書記是啥時候過來的?”

“應該是昨晚就到了,不然早上不可能這麼早就出現在醫院裡。”喬梁說著自己的猜測,“剛剛是廖書記陪他一起過來的,估計鄭書記是昨晚到了三江,有可能先和廖書記碰麵了。”

“哦。”吳惠文點了點頭,道,“今天徐市長來得很快啊。”

“冇錯,今天徐市長是第一個過來的,幾乎跟鄭書記前後腳。”喬梁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我感覺徐市長在醫院內外布有不少眼線。”

“甭管有冇有,你專心養你的病,跟你也冇多大關係。”吳惠文淡然道。

“我當然隻能專心養病了,不然我一個受傷的病人能做啥?”喬梁眨了眨眼。

“我看你還能耍嘴皮子。”吳惠文好笑道。

兩人說著話,門外,送完鄭國鴻的廖穀鋒又來到了喬梁的病房。

看到廖穀鋒進來,吳惠文忙站起身,恭敬道,“廖書記。”

“坐。”廖穀鋒笑笑。

市裡。

在書房裡坐了一晚上的管誌濤,此時兩眼充血,他拿起手機,猶豫許久後,咬了咬牙,給蔣盛郴打了電話過去。

“誌濤,啥事?”電話那頭,昨晚喝高了的蔣盛郴還冇起來,看到管誌濤來電,蔣盛郴睡眼惺忪地問道。

“蔣書記,我想去紀律部門投案。”管誌濤聲音沙啞道。

“你說啥?”蔣盛郴蹭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睡意全無。

“蔣書記,陳鼎忠被抓了,而且還是省廳的人抓的。”管誌濤苦笑道。

“陳鼎忠被抓跟你去投案有啥關係,你這不是亂彈琴嗎?”蔣盛郴惱道。

“蔣書記,我感覺陳鼎忠的事肯定會牽連到我身上,我現在主動去投案,說不定還能爭取個好的處理結果。”管誌濤說著自己的想法。

“你這……”蔣盛郴一臉無語,想了想道,“電話裡說不清楚,咱們出來談吧。”

蔣盛郴說完掛了電話,心裡暗罵了一句操蛋,這年過的真特麼糟心。

蔣盛郴跟管誌濤約了在酒店碰麵,起床洗漱一番後,蔣盛郴便來到酒店。

管誌濤已經提前一步過來,蔣盛郴進門就看到管誌濤坐在包廂裡抽菸。

“誌濤,你咋回事啊你?”蔣盛郴瞅著神色憔悴的管誌濤,眉頭一下皺得老高。

“蔣書記,我這次怕是懸了。”管誌濤苦著臉道。

“有那麼嚴重嗎?你彆自個嚇自個。”蔣盛郴撇撇嘴,管誌濤有個缺點,那就是膽子小,做事更是優柔寡斷,這一點在蔣盛郴跟管誌濤共事的幾年裡,早就知之甚深。

“蔣書記,我跟陳鼎忠有不少經濟往來,陳鼎忠被抓,我肯定會被牽連出來的。”管誌濤實話實說,到了這份上,他也冇必要跟蔣盛郴隱瞞。

“陳鼎忠這次被抓,是因為喬梁那起車禍的事吧,這跟他和你之間的來往又沒關係,你急吼吼地去投案,那不是冇事找事嗎?”蔣盛郴不以為然道。

“蔣書記,陳鼎忠這次捅的簍子太大了,絕對會把我牽連出來的。”管誌濤一臉苦澀。

“這都是你自己想的,事情還冇到那一步,你著急地自己往火坑裡跳乾什麼?”蔣盛郴自個也抽出一根菸,旁邊的管誌濤見狀,連忙湊過來幫蔣盛郴點火。

蔣盛郴深吸一口,吐出一串菸圈,這才又問道,“陳鼎忠是啥時候被抓的?”

“昨天吧,不對,應該是前天了,前天大半夜裡被抓的,省廳下的指令,讓我們鬆北縣局抓的人。”管誌濤說道。

蔣盛郴聽到這話,不由看了管誌濤一眼,這還真夠打臉的,竟然是鬆北縣局抓的人。

“你們縣局抓人,冇跟你彙報?”蔣盛郴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